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畢業典禮(永遠的朋友) by Vitamin C

(中譯 by Jon)
我們聊了整夜的漫漫人生旅程
當我們就要走進25歲的時候會是如何
我依然想著我們的時代永不會改變
依然認為所有事物都是一樣的
但當這年我們離開時,我們就回不來了
不能再玩在一起,因我們已走上不同的軌道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歐咪拉是一隻貓,你可能見過牠但是不記得了,牠是一隻愛流浪的貓,隨著不同的年份不同的季節更換著最時尚的毛色,所以,你可能認不出牠了。


  歐咪拉昨天偷偷地溜進了火車站,
  當然,火車站的那些伯伯不會看牠的票的。
  其實牠是來火車站找個朋友的,不是送行,只是找個朋友。
  這個朋友是隻純種的蘇格蘭貓,
  在很久以前主人讓牠出來晃晃的時候遇上歐咪拉的,
  那時候的歐咪拉正在享用著路人給牠的一支冷掉的關東煮,
  歐咪拉分了一顆丸子給牠,但牠不接受,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人迷山水,我們把世界縮小、再縮小,放到庭園中、放到盆栽中,
一時間,使人好似擁有一個小世界,這個世界有山有水、奇石怪木。
  我父親迷山水,從小我在山水的世界裡頭長大,小時候父親曾經帶著我
一步步看著未完成的庭園,細訴每一處的設計,我從他的眼中看到山水,我
知道他為此著迷,至今父親雖然在造景界半退隱了,但當探索頻道走到大陸
的私人花園中,走入山水中,父親眼中的光芒仍舊未減,這種熱力不斷的延
續著,因此,他又回到了老家去開始創作另一片天地,原先那兒是有著池塘
、獨島、小亭的一處離世桃源,不久前我隨父親回去,顯然已經有著新的計
畫,這庭園雖不比富家豪宅,也沒有層層重重的院宛,但那片庭中有庭、園
中有園的夢想,仍舊不斷地在父親的腦海中運轉著。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4年度『閱讀苗栗--與作家有約』推動深耕閱讀活動

壹、 活動緣起:
苗栗縣夢花文學獎徵文活動,今年已邁進第八屆,對培植在地新秀,推動全民
寫作風氣,樹立了良好紮根工作 ;透過本活動邀請到歷屆(在地)得獎者與讀
者面對面座談,從互動中瞭解作家閱讀創作之甘苦生涯,藉與作家對話、作品
的分享,提高讀者寫作及對文學作品的興趣,並增進深度閱讀。

貳、 活動目的:
一、全方位營造書香閱讀環境,在面對面的提問分享中引導藝文愛好者激盪出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08 Mon 2005 12:54
  • 恐懼

  其實,現在的我是害怕面對自己的文字的,
害怕面對文字中的無知,那樣的字句如同不祥物
一般懼怕光芒,深怕把自己的文字裸露在空氣中
的同時會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審視,我知道受到
審視是好的,但下意識中卻仍舊不願走出陰影,
習慣了夜的雙眼望著黑暗中的那束光芒,耀眼而
令人目眩,感到膽怯。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愛德華回來後,又對四周的景致重新讚賞了一番。他往村落走時,看到許多山谷美景。村莊本身所處的地段比鄉舍高得多,因此周圍的景色可以一覽無遺,使他為之心醉神迷。這是瑪麗安感興趣的話題,她開始訴說她自己對這些景色是如何讚賞,同時詳細詢問哪些景物給他的印象最深。不料愛德華打斷了她的話,說:「妳不要問得太仔細,瑪麗安……別忘了,我對風景一竅不通,要是談得太具體,我的無知和缺乏審美感一定會引起妳們的反感。本來是險峻的山嶺,我卻稱之為又高又陡的山嶺;本來是崎嶇不平的地面,我卻稱之為奇形怪狀的地面;在柔和的霧中,有些遠景都若隱若現,我卻一概視而不見。不過,對於我的誠摯讚賞,妳一定會感到滿意的。我說這地方非常優美……山高坡陡,佳木成林,峽谷幽邃,景色宜人,豐美的草地,零零散散地點佈著幾棟整潔的農舍。這正是我心目中的美景,因為它將美觀和實用融為一體,我敢說,這就是風景如畫的意思了,妳不也是常用這種字眼來讚美的嗎?不難相信,這裡一定是怪石嶙峋、岬角密布、灰苔遍地、灌木叢生,不過這一切我都視而不見,我只知這裡風景如畫。」
  「這恐怕是千真萬確的,」瑪麗安說,「但你為什麼要這麼誇張呢?」
  「我猜,」埃麗諾說,「愛德華是為了避免一種形式的裝模作樣,結果卻陷入了另一種形式的裝腔作勢。他認為,許多人喜歡虛情假意地讚賞大自然的美麗,不禁對這種裝模作樣產生了厭惡感,於是便假裝對自然景色毫無興趣,毫無鑑賞力。他是個吹毛求疵的人,當然會有他自己矯揉做作的樣子。」
  「這倒是真的,」瑪麗安說,「讚賞風景成了僅僅是詞藻的賣弄。人人都裝作自己很有品味地描繪風景,以為自己是第一個為風景如畫下定義的人。我討厭這種華而不實的話,有時候我把自己的感受悶在心裡,因為除了那些毫無意義的陳詞濫調之外,我找不到別的語言來形容眼前的美景。」
  「妳說,只要身處在美景中,妳就感到十分開心,」愛德華說,「我相信這是妳的真實感覺。然而,反過來,妳姐姐應該准許我訴說內心的真實感受。我喜愛美麗的景色,但不是基於風景如畫的原則。我不喜歡彎彎扭扭、枯萎乾癟的老樹。它們要是高大挺拔、枝繁葉茂,我就更讚賞它們了。我不喜歡坍塌破敗的鄉舍,不喜歡蕁麻、薊花和石南花。我寧願住在一棟舒適的農舍裡,也不願住在一間閣樓上,即使天下最瀟灑的強盜也比不上一群整潔、快樂的村民使我更喜愛。」
***(原文出自理性與感性,第18章)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