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年了,開始回頭,認真選片和挑片。

  那天晚上學長訓的話點醒了我,在我提醒別人要注意自身能力的限度,不要做太多事情而造成事情做不好的同時,我自己卻也犯了這個錯誤。拍過很多照片,卻沒有時間細細省視自己的照片,沒有去精練自己的能力。要進步還有很大的空間,仔細回顧反而是迷惘了。中展教授上課提到,每個人都想把事情做好,但是每個人對於好的標準不同。出來玩沒有人是想把事情搞砸的,可是若不注意去做,就很容易會搞砸。週研回來很累,花了一天的時間休息。希望這個禮拜能讓海星中學的事情圓滿落幕,然後下個月能把雜務放開,專心把幹訓做到更好。這次去週研看到的是大環境,聽其他社團面臨問題,互相分享彼此的經驗和想法。我想建立起這樣的連結這是短短的兩天當中收穫最多的部份。大家都是生活在這時代的青年,滿腔熱血地面臨挑戰。我不會忘記半夜做出組旗的那時候心中有多興奮,也不會忘記交流社團經驗的時候有多珍貴。更不會忘記原來同樣玩社團卻有很多不同的背景和體制。小企告訴我,我們不能改變大環境,但是我們可以把能做的小地方做到最好去影響更大的環境。危險心靈的開端說:『影響力是個可怕的東西。』就算明年我要退休,但是我能影響的,我還是會傳出去,希望再畢業之後能看到風氣更盛的大環境。我不後悔選擇這裡和這條路,也因此我才能學會這一切。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y 20 Sun 2007 04:02
  • Domino

一不小心就碰到這部片的開頭,就這樣又熬到了四點。奈特莉式的冷冽,東尼史考特的色彩。小字幕,跳動運鏡,強烈色調,像極了火線救援。混進了張藝謀英雄的敘事手法,但感覺克里斯多福華肯和劉玉玲都沒有足夠的戲份表達。而奈特莉終究還是比不上丹佐華盛頓。

總之就這樣就四點了。
Somehow, my mind went wild, keeping me awake.
Imagining something, I can't remember right now. It's just that suddenly I felt that the room is too big and empty, needing to be filled.
Anyway, I've got to hit the bed. Still, I've to wake up tomorrow at 7:30, and went working at 8.
Today, I'll be in the performance hall for the whole day, again.
進演藝廳像進教室一樣勤。

Domino (2005) on IMDB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淅哩哩的雨下個不停,整條巷子都是灰色的,除了發出亮光的小弄,轉進去是一間便利商店,不該開在這裡的便利商店,再回來時已經消失了,餘下一個工地,工地的二樓是一個很寬廣的餐廳,像是百貨公司美食街那樣的寬闊,餐廳裡面有很多認識的人,和一間書店。比學校書店還大。穿過一道隔間來到另一半。這個書店似曾相識。迎面而來的是熟悉的面孔,互相打招呼,提起這地方。從頭到尾沒有聲音,卻能互相了解。像是默片一樣的情節。
我找不到替我保管東西的店員。

雨下個不停,就連作夢都在下雨。沒有出門也溼透了。溼透了的頭很痛。喉嚨也很痛。所以我討厭下雨。寧願曬黑也討厭這樣下個不停的雨。
記憶裡的基隆也總是在下雨。總是冒著雨衝進那個小小的樓梯間。
而那街道是單色的,是雨的顏色。現在的花蓮也是單色的。
曬不乾的褲子,在冰冷的空氣裡僵硬。雨打亂了日夜,就像白天卻瀰漫著厚重的煙硝。今年並沒有回家祭祖。那個地方總是這樣飄著小雨,壟罩在灰白色的煙雲裡。泥土濕黏,穿梭在充滿各家族的紛擾回憶間,找到自己的歸屬。越來越多人要往美國去。到了那裡,你們的家在哪兒呢?亟欲跳開根屬的人們,還記得這片土地的雨嗎?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就要過去了,去年的五月底,買下的單眼,現在已經是拍了兩萬六千張的戰車了。
仔細審視,從高一那年的這時候開始玩攝影,到現在也已經四年了。
換裝備,跑位,構圖,調整曝光,拍攝。慢慢的都已經是本能了。而在這些都成為了本能之後,才能有餘力去思考畫面。
遠在一年後的今天,受了很多學長姐的教學,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場的磨鍊,從一開始只能聽學長姐的教學,到現在可以和學長姐討論,甚至有時後回饋些給學長姐。仔細想,真的變了。
挫折也挫折過,辛苦也辛苦過了。C’est ma vie.
但是還要學的真的還很多,我也不想就這樣滿足。每當挑選自己的照片還是很多不夠好的照片是直接刪掉的。仔細審視照片,但是真正有觸動的力量的卻很少。攝影不只是拿過相機拍拍照就是攝影師,而要把攝影提升到藝術的層面更是嚴苛的一條路。攝影可以是藝術,但卻不是每個攝影都能是藝術。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隻會下金雞蛋的母雞

一直下一直下

一直下一直下

一直下一直下

沒有人知道其實每下一百顆蛋他得要進食和休息一次。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5 Tue 2007 17:17
  • 筆記

今天的演講時,嘗試了一種新的筆記方式,以Free Writing的方法記筆記。
很亂。但是很豐富。記了滿滿六頁的筆記。也寫下很多直得思考的東西。
但是整理上就不如以前的Outline式的筆記方式。
Outline式比較容易閱讀,很容易就想起重點,但是對於細節和深度思考上就比較困難。
但是如果把這份Free Writing整理回Outline或許會很有效。
Free Writing的方式還有一個缺點就是在於當全神貫注在Free Writing的時候,
有時候反而會忽略講者。(但同時也引導出一些延伸性的思考。)
在討論Edgar Allan Poe和Holmes的時候,也想起了中午提到的Trifles,
以及CSI, PKD, 以及最後提到的天才雷普利(然後他又讓我想回Edgar Allan Poe)
以前很少真的用文學作品讀法的方式去閱讀這些東西,而今天第一次想用文讀甚至英史的角度去看。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8 Tue 2007 08:39
  • 無奈

那,有時候是一種無奈,
就像是明知道會心悸還是得為了應付李白而喝咖啡,
然後晚上無法入睡。
就像是明明想回家卻無奈沒有任何一個周末抽得開身。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法文老師在訓話的時候,
背後的音樂沒有停下來過,三個版本不斷地Repeat。
每當聽到Edith Piaf版最高音的那段,總是會讓我想偷笑。
不過就連老師自己,
都在檢討完考卷之後,嚴肅的氣氛都還沒消退時,
忽然說出來了:
    『這,五十多年了,這首歌。』

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
果然是一定聽過的啊。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6 Sun 2007 23:43
  • 音樂

很久沒有戴著這個耳機聽音樂,很久沒有戴著這個耳機因為音樂而感動落淚,
坐在電腦前面發呆,看著沒有反應的視窗,音樂一首一首地更換著。
這是夢嗎,或是那是夢嗎?為什麼如此真實?

從梁靜茹,一直放,放到了玫瑰人生,再放到橘子新樂園,
然後是粉紅馬丁尼,山下智久,宇多田光,艾莉捷,不知道過了多久,右下角的小時鐘已經停了多久?
屬於寒假的音樂也開始Repeat,想起了跑營的陽光和小孩子們的笑顏。

風從窗戶外灌入,微冷。
冰冷的身體卻能因此感到一絲絲的溫暖。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6 Sun 2007 00:57
  • 醒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今天六點下班時天空很華麗,
再早些,在美術教室的窗外,看向天空,
華麗的雲罩在圖書館上頭,而此時風起。
這樣的風一直都是記得的,
那排低矮的第八節教室,後頭也有過一樣的風,
種了一排樹,和一副很久沒有人去用的雙桿。
張開雙手,就能夠感覺飛翔。
那已經是在去日本之前的事情了。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因為工作的關係,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魯特琴這東西,
真是個漂亮的玩藝兒,超特別的,有著琵琶的血緣卻染上了文藝復興的血統,
雖然我是音癡,但我喜歡這一場音樂會,
印象最深刻是安可曲時,小提琴和笛子互相嘻鬧的部份,
笛子很輕靈,
今天最喜歡的該屬於小提琴,然後是魯特,笛子,古大提琴。
不是我不喜歡大提琴啦,只是我更喜歡小提琴,
那隻古大提琴也很美,上頭的雕飾讓我想起船首像,
而魯特今天扮演的角色是背景,所以就沒這麼突出,
總之今天整場工作真的算享受吧。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chool Life
In school, They kept different chalks in different boxes.
Besides, they also line them up like bullets for preparedness.
This is school life.
Chalks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1 Tue 2007 19:55
這一年,真是很長,也很短。

然後又下雨了。
梅雨季節,很久沒有聽到這字眼兒了。
窗外的馬路因為雨而黑亮,反射著淡淡的回憶氣息。
記得,小時候隔著家裡大大的落地窗看著窗外,記憶中的雨沒停過。
還記得淋著大雨走路回家的高中,濕透了的制服貼在身上其實很冰冷,但是卻會習慣。
回家的路上飲料店裡打工的國中同學,一邊和他的女朋友聊天一邊轉頭過來看到我,
他大喊,「你在做什麼啊?」『回家啊。』「耍什麼帥啊!趕快回去啦。」然後他轉頭過去繼續和女朋友聊天。
然後繼續走在雨裡。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