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台


  看到這張照片就讓我想到《另一種影像敘事》裡面的實驗,
  不給任何訊息的前提下,你看到這張照片會怎麼解讀它呢?


  希望有看到的人都能用隱藏回覆告訴我,我會再最後公開回覆,來看看大家對同一張照片會有多少不同的解讀喔!要用隱藏是因為,如果大家看了彼此的答案,說不定又會有不同的解讀喔。
  下面還有五張↓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常在五點多約略六點時自然醒來,也不是太熱太冷,也不是不舒服,就是自然醒來。
  醒來之後我通常會想知道時間,因為對我來說這種感覺應該是睡過頭了,但沒有。
  口很渴。乾涸的喉嚨讓我不禁懷疑是否因為我生病而醒來。這樣子的醒來似乎不太正常。雖然以前國小國中到高中都是這樣在清晨中醒來,只是現在這樣醒來好像不應該。特別是在前一天晚上四點才睡的時候。
  雪融了。街道上的溶雪匯成小小的溪流朝下坡而去。初醒的我從三樓的窗外望外看。天空是白的,有些雲但不至於到不好的天氣。太陽似乎還沒出來一樣,至少我看不出陽光在哪裡。早起的運動者吐著息往上坡而去。這讓我忽然感覺自己穿著隨意的睡衣裝水有些不舒服,我盡快地把溫水裝完就匆匆回到房間。
  有些奇怪的感覺,像是我昨夜根本沒睡。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喜歡蛇的別看這篇。

先前很幸運見過兩次百步蛇,
沒見過還不知道百步蛇這麼吸引人,
真的是我看過感覺最漂亮的生物之一。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一邊啃着冰箱裡的千層派,一邊打開了罐裝咖啡。

通常我不吃這樣的早餐。

爸拿給我的千層派很好吃。

我想他知道我常常沒吃早餐,也知道這是我從小省錢的方法。

我試著盡量不去回想剛做完的夢,卻想起昨天因為夢而從悲慟之中醒來的事情。強忍著淚的結果是醒來的時候有極大的苦痛。

在夢裡我問,妳不下去看看阿公阿婆嗎。

媽微笑搖頭,而我這時卻看見阿婆一貫的笑容,微笑。那是我記憶中僅存的樣貌,她總是微笑。帶着氣球來訪的時候也帶著微笑,切蛋糕的時候帶著微笑,似乎連病房裡見到的最後一面都帶著微笑。

就在這時候我難忍地哭了起來。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WINDY
風動


  風起之時,難靜。
  雨落之時,難平。
  雲湧之時,難定。
  原荒之時,難清。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Nikon Nikkor AF 50mm f/1.8D
謝謝 林克學長 的幫忙~
總算買到這隻小巧玲瓏的東西了。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You jump, I jump
「不高,不高,這一點都不高...」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se are some self-questioning that aroused by the speech, they may not directly link to the speech, but they are questions that I want to find out their answers.

What are our stories? What will it appear as if we inspect our life and society as if inspecting American Son? These questions came to me earlier this semester, and this speech recalled them.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8071ed
La cour de Français...


(國立東華大學文學院北側二樓)

法文課就該是這種味道。
啊..這禮拜有作業。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 met a snake. With crowned head and sharp eyes, the snake zigzagged in a gentle way. It looked down and asked me, “Why art thou here?” Somehow, I felt that only honesty can be expressed in front of her. “I came to seek nature.” “Why seek nature when thou art in it?” “I seek great and beautiful nature.” “Thou hast came to seek, thou wilt not get thee nature, for nature is not in thy eyes.”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論我們怎麼樣的過生活,
  在角落的花兒,仍自顧自地盛開著。
  生命既堅韌又脆弱。
  那麼輕輕的一揉,花兒可能就散落一地。
  但在風中,仍有花兒會繼續綻放著、詠唱著,
  詠唱那生命的光芒。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Sometimes, We Don't Know How Lucky We Are"

We are rich and lucky in our lives
To be able to see and feel the senses,
To be educated, to be able to read,
To be able to see the light above the head,
To be surrounded by each other,
And to be part of the world.

Sometimes, we don't know how lucky we are.

周蘭惠女士直接而熱切的話語,平易卻誠懇地憾動了一些被我們遺忘的事情。
就像死神的精準度裡面所說的一樣,很平凡卻很重要的事情。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 Title
無題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某種程度上的巧合嗎?
  最近一直遇到這樣的論述,沉靜、冥思。忘了帶東西,去書坊,看見那本書,馬上決定要買下來。這一切都在我的計畫之外。因為彷彿是有種指示告訴我該出門了,去文學院,去書坊,買下這本書。事實上甚至是有些掙扎的,我來回走在文學院的長廊上,因我原先的意念與這樣的指示似乎在掙扎著。
  而在我從工學院走出來那一刻,不知道為什麽,彷彿時間緩慢了下來,一切都放置了下來。終於,生活的那列火車暫時地停了下來。
  忽然間想到當時聽到的那句話,『你以前是怎麼樣都不肯來,也不肯相信的。』
  或許那的意義就在於終於把我帶到那個地方並讓我願意開始張開眼睛去看見這一切的真實,既使我仍抗拒著。
  我的攝影其實一直都在尋求,尋求我過去曾經看見這世界的那一刻。而這世界就存在我的心裡。就算只是一條杳無人跡的山路,當夕陽灑在那上面的那一刻我看見的是自己當下那個的燦爛。當我多年以後回首,我發現那樣的燦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然而正因為黑暗一直籠罩著我,我才會開始尋求光芒。但那樣的黑暗是如此的強烈。不斷地追逐著我。而或許那光線也就從各扇已經開放的窗口,透過不同的心靈正在接近我。我曾面對那黑暗。當它與我對話的當下,那是我的另一面。我抗拒。我從以前一直抗拒相信的卻是我現在最想要了解的。而黑暗,正是讓我可以認出光。
  我是擁有自由的,他曾說,我可以選擇我自己的信仰。
  而到最後不論怎麼樣的信仰其實核心是相同的。只是在不同的辭彙和教條之間我們試圖接近那真實的中心。試圖接近我們自己,接近這個世界。接近那令人畏懼的龐大,接近自己的陰影。一切的一切正在累積,如果那並不存在,又為何這一切像是安排好的樂章順著規律正響在我的耳邊。
  我想要繼續尋求。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大可寫過一篇文章,講貓的逍遙自在。在皇冠雜誌六二八期的特別企畫裡面。
  貓,總是那麼地樂在生活。 Enjoy...
  那一天,我們可以也這樣子享受生活呢?
  想到希臘,那在地中海陽光下自在的貓。似乎世界到了那就特別的廣。
  其實我們都該好好地享受,雨天的清涼晴天的陽光,夏天的遼闊冬天的優雅。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Restrained

Restrained
Street in Taipei
Daybreak
Restrained without outbreak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鯉魚山步道進行了一次禪走也進行了短暫地禪坐。

  想起最近常常被我同時想起的《村之寫真集》和《戰。鼓(禪打)》。
  優人神鼓劇團藝術指導黃誌群師傅,也就也要求在訓練前就也是先學會禪走、禪坐。當然,短暫半天的體驗,並沒有啟悟我很多,只是也確實開始思考著一些不同。
  相似地,村之寫真集,最大的著墨就在於「走」的過程。
  每一個家庭都是一步一腳印地走到門前,溝通,架好器材,然後才在完備的狀況下按下快門。
    「效率是什麼?」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9730e
夏天的氣息夾在海上捎來的信中,
微微撩動了樹蔭下的白日夢。

早晨,攝於松園別館。

對我來說松園,
交雜了很多不同的故事線,大風一起就會各自響起並互相衝擊而燦爛。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天中午在圖書館翻閱期刊的時候,看到白素貞的照片被放在某本藝術雜誌的封面上,講兩岸劇團交流。只看一眼就知道是白素貞,但卻很不一樣。於是就迫不及待地翻找著。翻了兩回,終於看到那張照片。真的是白素貞,是我曾拍過的那場劇碼。只是那張照片卻是如此地強烈。轉眼間我就匆忙蓋上雜誌,因我看到的是完全不同階級的呈現,我不禁愧問自己我還有多遠?我拍的那些照片算什麼?不久前也去中心看了那天在無獨有偶來的時候拍的照片,其實自己感覺蠻喜歡的。只是忽然間想到的是當初學長在教我們的時候那些照片。其實我在表演當下是很想拍出來的,我也做了幾次嘗試。但是卻沒有一張能有那樣的程度。
  前陣子一直在追尋一個突破。
    一個我也不知道在哪裡的突破。
  其實聽到那些,我也又想起了這。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