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再貼上一批照片,這次的主角是 Sheny,
但其實這個並不是個外拍啦,只是剛好一起出去玩的時候玩起相機來,就拍了。
幾乎都是特寫,Sheny 在我的印象裡是像月光一般柔和散發光芒的女孩,
而在當天背對太陽的情況之下,挑戰了這一批大逆光的照片,
其實拍這批照片,從頭到尾兩個人都沒有移動過。
回來之後,意外地很成功!八張一起分享上來。
不過其實有幾張我蠻想獨立出來的,有不同的風格在。

Sheny


Sheny - 微笑


Sheny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望著腳邊,忽然想起那部電影。一部關於不完美的電影。

  夜深了,卻想把他抽出來再看一次,看是如何面對那麼一段故事。當我們選擇遺忘,卻才想起還有很多星塵原來都在灰暗角落,默默地發光著。我們都要學,在其中長大。學著在生活中,看見陰天傍晚的玫瑰色夕陽,看見風暴前夕的火燒雲,看見廢墟牆上雄傲的花開。忽然想起,想說,想大喊,你不知道你錯過了什麼。然後山谷迴響著,你也不知道你錯過了什麼。在按下快門和不按快門之間,有時候是太美了。然後看見夕陽灑落。長大該會要變成什麼樣子,什麼樣子的選擇適合我。閉上雙眼,我聽見浪。在浪裡保留著這麼多年來的記憶,我把這種海的味道與風的任性,連接著家和旅行。所以我總愛在秋天的風裡想像飛行。不可思議地追求著一種微冷的調性,強風勁草之間,卻像是回到故鄉一般的平靜。還記得,那夜涼如水的初冬,黑與白之間的平衡點讓夜更顯嫵媚。當時希冀的夢想近在眼前,卻無力伸出手去抓。正因為三年來經歷這麼多,景不再只是景。而是牽涉的許許多多的詞句。曾經艷陽、曾經暴雨、秋風、春夜,我們笑稱這地方到了冬天慢慢變得荒涼,然後是一群人走路,走在太陽下,同時又是騎著車,還有午後溜出教室外奔跑著來回,又看見夜裡緩緩地踏過。

  啊,睡夢中,依稀有許許多多那樣的記憶和身影,不同的人事物,不同的時空,在轉換著。

  我,終究是靜的。靜靜的。像是被束縛著,只餘下一雙眼。沒人看得見。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My Car

  二十二歲,超級印象深刻的一次生日。找了你們這些朋友陪我讓我好開心,一個戲劇化又熱血的市區之夜,一場充滿變化和刺激的景點冒險。 :)
  謝謝你們。還有謝謝每個給我祝福的人。^^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沒有密碼咧
  • 請輸入密碼:

Shake
<1>

  前陣子,Link 邀請了這位學妹來拍照。Shake 本身是個從小學舞的人,肢體展現很自然。對於不太會帶人的我來說,她自然的姿勢常常比我帶出來的還要好。這次拍的點則是選在文學院和吳全。雖然下雨,但是在雨中的雪克和林克都超級敬業的冒雨拍攝。
  林克篇的照片請點:「攝影記事」2008 1018 雪克外拍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香草食堂 Vanilla Herbs

  掛攝影之名,行食記之實。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半開玩笑地說:不會啊,你看我昨天和你們聊天也是一副老人樣。

  其實夜裡有種奇妙的認同感,雖然明知道這些人都有著比我多上幾年的經歷,但我卻能夠很自在地侃侃而談。在那時我感覺和其他人好近,我也好久沒有認真地去講去想這些事情。當想法投機時候獲得共鳴,有所差異時引導我去思考更多。其實我也好希望能夠有像他們這樣的朋友在身邊,能夠幾個人窩在桌邊自在地談論這麼多事情,交換彼此的想法。我不禁設想起,若是我畢業幾年後還能夠找到這麼幾個朋友能夠這樣子地度過一個夜晚嗎?兩夜在9803裡面,氣氛卻完全不同。而其實我自己也還在疑惑。知道的是我需要更努力更認真去面對這個打從底子裡面不公平的大環境。儘管我是如此地渴望有自由自在的生活。教授在上課時問了我們,美好的生活就真的一定要投資要賺錢嗎?其實我想那不過也是一種意識形態,一種行銷。人們被洗腦,投資、高水平、生活被畫上等號。可是高水平的生活真的非要高消費才能換取嗎?我想,爸一定不會同意的。他會倒杯廉價的紅酒或是泡個別人送的老人茶,坐在落地窗前,望向窗外(既使野餐桌上已經沒有躺著橘黃色的天使),然後和坐在對面的媽或是鄰居朋友詮釋幸福。想起那個也同樣比我大六歲的人。不知怎麼著,最近這一兩年總感覺和他談不來,他有許多想法我無法認同,但他的辯才無礙讓我難以駁斥。而我卻也很多想法是他所無法理解的,也很久很久沒有和他這樣坐下來好好聊聊。以前他會告訴我好多事情,我奉為圭臬。但隨著我學到的東西越多,想得越深,我感覺那不再讓我感到足夠。可是這次的聚會卻出奇地讓我感到自在。我原先也沒預期到會認識這些有想法的人們。也可能就像我和阿萬學長講的,很多時候很多事情是和東華人才聊得開的,或許因為即使相隔幾年,就算前前後後沒有共同在這塊校園一起上課過(而且在東華要遇到一個人有時候真的不容易...),但我們對這片土地的認識與感情讓我們連在一起。謝謝林克帶給我這充實的兩天,也謝謝其他三位學長姐們,還有祝兩位新人未來幸福。

  想說:來苗栗吧,若有機會的話。

  一早,他們啟程回到島的另一端。我回家,大睡了一覺。這是半個月來難得的深眠。雖然事情還沒忙完卻想偷個閒,這和前面的認知有多麼地衝突。但若不這麼作而只是不停地忙碌下去,又會是怎麼樣的呢?『我們穿著讓我們能走出家門去工作的衣服,擠上通勤用的車,離開家去工作賺錢;為的是有一天我們能夠賺錢來買套工作上可以穿出去的衣服、可以開到公司去的車、和沒時間去住的家。』啊,至少這當下我不靡爛卻很舒服。醒來看看窗外的光,雨已經停了。有點太遲,但至少看到了天空。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恐懼驚慌失措顫抖失神之後,真的很想往自己臉上巴下去。

  每次都這樣,當什麼都準備好了,
  一切本來會很完美的--
  Then, comes the disorder.

  失控一樣地心悸、顫抖,拿起酒杯都快濺出來了。所有的聲音情緒上都混進了焦慮。
  光是在五點過後才輪到我們這件事情就讓我恐慌了半個小時,因此上台前整個情緒已經亂掉了。

  而台詞若是不小心跳過就算了,衣服掛不好,這還好,但我居然就接著像是壞掉的CD一樣重覆地說了一樣的話,當驚覺的時候,一時間完全把整個恐慌拉到極點,就又像是報告安潔拉卡特一樣進入完全HYSTERIA,腦袋空白無法思考,雖然硬是拉回來,但是卻已經無法挽回。走位和動作也完全混亂掉,一直到說故事才回到狀況裡面來。說完故事之後,真的完全卯起來了。那種感覺比前面每一次排戲都來得強烈,當我往下舞台移動,就感覺好像是有燈跟著一樣。情緒的比率也比我想像得來得好,並沒有因為前面情緒太重而後面上不去,也或許是因為後面整個情緒上到一個新高點吧,直接把那個難以控制的焦慮轉化為力道放出去,一步步進逼地釋放。而在情緒拉回來的時候往左邊大移動了一下,試圖把整個距離和情緒同時拉開。

  夏琳的表現好棒,雖然我不在台下看,但在台上給我的感覺對於我的脫稿演出,都能夠很快而自然地反應過來。
  對姵姬很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變得很難溝通在刁難,只是我的理解力真的不像妳們那麼細膩,而我沒有反應的時候就表示我努力在把聽到的東西消化進去,請想像我正在腦裡面寫筆記。
  珍妮佛對不起我打錯字了,然後辛苦妳搬這麼多東西,還給了很多小細節上的想法。
  蜜雪的整理也辛苦了,雖然我們今天整個就是沒有時間分享和聽講評。

  妳們都好棒,我們絕對是夢幻團隊 。

  其實還要謝謝布拉瑞揚老師,那幾天在當TA的時候看他帶定格情緒,其實讓我思考很多。

  結束之後好想要以完整、完美的方式再重現一次。至少不要有我的失控。從國小、國中、高中、大學,我曾以為克服了,這心魔卻只不過是潛伏著,等到我最重要的時刻才出來刺殺我。
  我也好希望能夠有足夠的時間聽聽教授怎麼看我們,因為時間限制只聽到簡單的評語...。

  最後,我還是承認,當聽到大家的掌聲的時候我好感動,但也正因為這樣我更希望大家能看到的是沒有失誤的完美演出。

  即使不完美,也結束了。
  After all, I'm still a -- human.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utumn

  剛要寒露,
  秋風就濃了起來。

  今年的秋天來得晚,
  過去總愛說自己是秋天的孩子,
  吹著秋風,有種莫名的歸屬感。
  像是天空中聲聲地呼喚。

  而總在此時新舊情緒交雜。
  空氣涼了,眼眶熱了。

  而秋天也接近尾聲了。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散落一地的,是那塵封已久的記憶。
  來、去。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總是會有很大的變動。
  
  醒來的時候,感覺似乎過了一場大夢。

  幾年前的盛夏,
  在豐原車站旁的咖啡廳,曾經想像未來的形狀。
  似乎不是現在這樣。

  又想起和 Gary 的約定,要我們寫下的想像,
  對於未來,就像此刻望向窗外,
  在紗窗外,一道道的鐵框後,是一片灰白的天空。

  今晨六點,走出房門外面,忽然想起遙遠的記憶,
  第一次來花蓮那時,我們在雨中開上夜裡的北宜。
  九拐十八彎之後,只在煙雨濛濛之中踏進九份的冷夜。
  那年冬天那一夜是我永難忘懷的依稀回憶。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