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與夜之間,被無所適從的渾沌所束縛,
亂了又理,理了又亂,
醒不如夢,夢卻得醒。

空白的思緒,踏不到地,得不到空氣。
失重般地飄浮,在日與夜,冷與熱之間,
就好像皮膚一樣乾燥地龜裂,
在裂開之後流出了血,難以抗拒地去揭開傷口。

究竟是白天亦或是晚上,那個時間掛著大大的月亮,
弦月,慘白地掛在幕頂,而東方的天空透出了日光。
我獨自大口呼吸那冷空氣,讓它灌進,是否能略為清醒?
醒不過來的心底,夢,卻比拋不去的幻影還要難以辨清。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原本的初衷…
  原則是什麼?原諒是什麼?原始的那一場夢在我手中慢慢滑落。
  孩提時候,我曾望著那大大的手,離我遠走。我獨自地在人海中穿梭,像是離了群的沙丁魚一樣無助。於是我找到了盔甲,讓冰冷強硬的原則保護我。那年冬天的冷風來了又走,我披著大衣勇敢跨步,不停留。
  孩子,我想問你,這樣的原則為了什麼?
  而你卻只說,沒有了原則,就什麼都沒有。
  我不懂,我說,那你又怎麼擁有。
  拿下了原則,看看那樣的脆弱。沒有了武裝,孩子,卻也沒有長大。直到那原則被拿下,一層又一層,然後拿那樣的內涵去和這個社會的現實衝撞。遍體麟傷的孩子,眼中泛著淚光。只能再撿起了原則,把自己武裝。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 day when it died, I don’t remember. I don’t remember the river, how it ran through the plain as rain eroded ruins. How clouds cloaked the forest and trees wail, I don’t remember. But how I found the cove that has never been recollected for one would never identify it out of thousands of specters in the deserted land, I do remember.

  There was a time, when I walked in the sun, endured heat and dry, proceed, like a warrior. There were so much heat and beam that I believe I saw the path. Yet, it came, disguised as wings, and reflected shine. Fearless as I, boldly, embraced. The feathers, however, thrust like never before. The brightness came from its sharp, polished surface. The clouds then came, taking beams away. Hails, like the feathers, hard and sharp, casted down fiercely. I escaped in dismay, into the dark cove. Tide elevated as the storm traced me, and stayed. I lost my sight, for I nevermore believe in seeing any path. I stayed.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0077


  第四年了,而我們都長大了。
  是不是長大就會遺忘,那年七星潭的海是有多麼清澈。
  曾經騎機車一行人迷路找不到的七星潭,現在只是花蓮台東留下過足跡的一段。

  漸漸地,大家各自走上不同的路。想,大一的我們從不同的入口踏進了中心,而現在要從不同的出口離去。

  一輩子忘不了的龍王、沒有宿營的迎新、感動到哭成一片的合唱比賽、大階梯下的表演、七星潭的日出與日落、開心地輪班上口語、瑞穗紅葉溫泉大家共擠的一個小房間。

  往綠島的船開了又回,台東也來去了兩回,我們曾用力地送舊,合唱的歌聲還在耳際,黑色的學士袍卻已經遞到--我們的手上。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靜靜地,沉醉在夢裡,不醒。
  張開眼睛,耀眼陽光;閉上眼睛,滿夜星空。
  不願認識,有時不如夢境來得美麗。

  水底,微弱的呼氣,伸手想要抓,
  真實卻如夢境,從指間流洩而去。
  想要大聲吶喊,卻無法共鳴,餘下聽不見的聲音。

  為什麼只有夢,才能想起,
  要相信天空,相信勇氣。
  最想聽見的聲音,卻無法聆聽。
  多麼希望更多這樣的相遇,能走出夢境。

  我也想勇敢宣告,
  釋放聽不見的聲音。

  給,聽得見的人。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