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忽然想起了七年前的畫面。那個微微紅髮的短髮女孩,靠在窗台上,什麼都不想的樣子。
  過去我很羨慕能停下不思考的人。或許對於紅髮的迷思就從那時候開始。然而當自己失去了想法,我又該往哪裡漂盪。我也迷戀著讓自己瘋狂地思考瘋狂地打字的感覺,而當那樣的感覺被一種悵然若失的空洞取代的時候,就只好設法挖些淺土去填補那個坑洞,風雨輕刷就又泥濘成一片遠流。
  同樣在七年前,在她的身邊還有另外一個人,那就是另一場迷思了。
  於是我開始沉入電影,對於每一部要上映的電影,每一句台詞,每一位演員都奉為圭臬般的熟記,只為了讓自己能夠知道她想要說的話。到最後,反而是電影走進了我的生活成為不可或缺的部分。而那個人,卻遠在海的另一端。
  
  找出了一本黃色的筆記本,忘了何時被我從苗栗帶了過來。
  「一本筆記本,能夠承載多少回憶?」我低喃,翻開密密麻麻五顏六色的頁面,每一頁都是青春和記憶刻上的痕跡,有些是傻,有些是淚。插畫上絕望憤怒的眼睛,用最深刻的痛去銘刻的字體,以及最後與天使們的對話。
  『我們都是彼此的天使。』五年前輕輕寫下的絹秀字體,充滿了沉痛的厚厚書頁到了這裡頓時就輕盈了起來。小手這麼寫著。
  那時我們都在尋找。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erspective


Tinier you recognize you are, wider your horizon will be.
自知渺小者,方能看見更廣闊的視野。

我想,要仔細看才會看到這照片的主角吧。


桌布版:(1920*1080 Full HD 16:9及4:3皆適用)
Wallpaper Edition

  原本字想要放左邊把重心拉回去的,但是因為現在的電腦是雙螢幕,若是放左邊的話在次螢幕上面字就會被切掉,但是沒有加字的版本就不怕這個問題。最後決定把字移到中間來配合第二螢幕,變成說這張圖就算是經過4:3裁剪也不會影響到配字。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那是一種因為純粹而幸福的聲音,當春天的風順著山谷,踏開了竹林。先從遠方響起,一陣陣,如同山間也有海潮一般,充滿勁道地滑翔而下。當風一步步靠近,竹林之間宣告著風的駕臨。而當風來到面前,山林撼動,那竹葉與竹筒之間起了騷亂,讓整個世界都好像震撼了起來。在這之中卻又充滿了無比的寧靜,因為只有寧靜,才能夠讓世界上好像只剩下這樣的聲音。
  想起秋日,當風離開山谷回到平原,把它的腳印踏在無邊的稻田上,那屈膝之間,又是另一種難以言喻的聲響。綠色的海浪一波波,追趕著陽光,成熟的稻穀也如海浪一般閃爍著金光。然而,比起海風的狂野,這樣的風是如此地穩重,任憑周遭騷動不已,它不語,只以力量直接地傳達自身的存在。

Deep Blue...


  這一趟回來,還沒有去看看海。上個夏天,獨自走過了我們高中尾巴上的那個海灣。冬天,才開始溫習大家的名字和面貌。我總是不擅於記名字,曾有許多時候連自己的名字都想要忘記。或許我還沒機會和苗栗告別就要回去花蓮了。
  那也不重要了,我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若不起眼的落葉飄向大海,也不會有人真正知道它的去向。

  看見了嗎,那片大海上的一葉輕舟。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Sunny


  習慣了黑的人們,請細細聆聽,春天正帶著曙光在低語著。
  當早晨的陽光在你的窗上輕敲,別拉上窗簾,請你打開門走出去迎接新的喜悅。

  或許是寫給自己,又在半夜忽然清醒。
  一醒,就睡不回去。昨天也是如此,想做些什麼,卻發現我早已麻痺自己。
  大湖是我的 Neverland,春節家族聚會那天,全台灣都在下雨,就大湖放晴。這裡一直是風和日麗,在我的記憶裡,拐過幾個彎穿出竹林的隧道,這個山谷就是另一個世界。這裡不會有宣傳車開進來放肆喧囂,只有霧裡從馬拉邦山那個方向透過來的日出和染得一片燄紅的晚霞能在這裡大張旗鼓。就算是雨,也帶著彩虹作為伴手禮。就是颱風過後,清流瀑布是另一種新意。
  開發,小溪不再。而我的心也已經遺忘了。遺忘簡單的快樂,繼續沉迷聲光和喧鬧。
  遺忘了追逐小溪,遺忘了山谷乘風,遺忘了朝陽夕日,沒日、沒夜。卻遺忘不掉我想要遺忘的。
  習慣了黑夜裡的人造光,卻忘了白晝。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