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8 Tue 2006 04:03
  • 異常

最近總是怪怪的,
不是不想說話,就是異常的多話,
一個不會說話的人,
說多了連自己都討厭自己,
某種方面來說,
被壓抑著,
自從經歷期末那段日子,像是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卻又急欲找回那種的能力,
那天學姐問我,
我最近話好像變少了,以前是很健談的,
其實我也想要那樣健談,
但是,偏偏就是該說的話都說不出口,不該說的話又說得太多,
越來越怕說話,
生活的模式又回到了高三那段日子,
靠著不停打字來換取語言的存在,
另外一種的語言,無聲,沉默的,
在我的房間裡我是不被容許說話的,
所以只能打字,打字,逃出房間之後就會開始把那些說不出的話釋放,
像是一個關了太多聲音的音樂盒,
機機雜雜的凌亂聲音,令人不悅,
沒有地方能夠置放,
從小到大我都是個奇怪的人,
對於理所當然的事情常感到好奇,
對於津津樂道的事情卻有時不在意,
想要說話的感覺,
你是不是也曾試過對著風兒細語,
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會陪貓兒說話,
牠很獨特,
牠從來不開口喊叫,卻永遠理解,
從牠的眼神中就看得出牠的理解,
那段家中只有我的日子裡牠陪著我哭,
如果真的有妖,
就算是妖物啊,也值得迷戀,
但人不是貓兒,不能像那樣地聆聽,
這我不是不懂,
其實就算是貓兒吧,那樣有靈性的也再沒見過,
或許失去靈性的不只是貓兒吧。

我好煩,常常連我自己都這麼覺得,
可卻停不下來,
就像是貓兒止不住獵捕的欲望,
就算追逐著那看得到卻抓不到的夢想而渾身是傷,
卻停不下來。

四點了,
我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NDHU 的頭像
JonNDHU

蒼穹,翽羽

JonN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